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

我的名字叫闰土 微刊发表

[复制链接]
appqy_set_size: appqy_n appqy_big
发表于 2018-10-27 13:41:39 文学云(www.wenxueyun.com)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我的名字叫闰土


有一天,一个朋友在微信上问我:“你为什么叫闰土呢?你的命里缺土吗?”

突然经这么一问,不禁让我一怔。以前听父母说过,在我小时候找算命先生给我算过命,命里是不缺土的,为什么我的网名还叫闰土呢?少许的沉默后,让我思绪万千,慢慢的在记忆的长河里,寻找着自己与闰土有关的往事。

在我读初一的时候,语文课上曾经学过鲁迅先生的《少年闰土》一文。文章中的闰土,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,很小的时候就帮着父亲看护瓜园,或到有钱人家做工挣钱养家。家境虽穷,年纪虽小,却心地善良英勇无比。正如文中所述:“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个瓜吃,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。要管的是獾猪,刺猬,猹。月亮地下,你听,啦啦地响了,猹在咬瓜了。你便捏了胡叉,轻轻地走去……”从那个时候,闰土的名字就在我的脑海中深深地扎下了根。

因为有先天性疾病,读完初一后,父亲给我办理了休学手续在家治病。那年我十三。也就是在那年,父亲在村头的地里,种上了一些蔬菜。那时候农村种菜的很少,由于没有看管,父亲辛辛苦苦种植的一大片生姜一夜之间被人偷了个精光。秋天,父亲又在地里种上了大白菜。到了大白菜快成熟的季节,唯恐长势良好的大白菜再次被人偷去,每天晚上,我就陪同父亲去看护。菜地里有一间没有门的小屋,非常的破旧,是村里原先存放骨灰盒的地方。政策放宽后,里面存放的骨灰盒被人们陆续地领走,安放到新建的坟墓中去,小屋里只剩下两块摆放骨灰盒用的水泥板,每块有两米长、半米宽,带着冰冷的阴森和恐怖,静静地躺在屋里。平日里从小屋旁走过,都会令人感到毛骨悚然,所以很僻静。

父亲是当过七年兵的,从来不信鬼神。他把两块水泥板并在一起,上面铺上一些干草,就成了我们的床铺。晚上,有父亲在身边陪伴,我从来也没有感到过害怕。有一天晚上,父亲的一个朋友来我家做客,一直到了八九点钟了还没走,父亲心里了惦记着地里的大白菜,又脱不开身,只好对我说:“小军,你拿着手电先去菜地里看着,我稍等会儿就去。”要我一个人去村外的菜地,心里还是很害怕,况且还是到存放过骨灰盒的小屋里!可我对父亲一向是言听计从的,心里就是再害怕再委屈,也只有留着眼泪独自一个人去菜地。

那个晚上,整个天空中几乎没有几颗星星,天特别的黑。我委屈的流着眼泪,拿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村子,静静地,没有遇到一个人。我战战兢兢地来到菜地,拿手电朝着地里的大白菜照了一圈,一切完好无损。我不敢进小屋里,怕有死人的鬼魂,只好坐在地头等父亲。等啊等啊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父亲还没有来。已经是深秋了,阵阵的寒风刺骨,我实在是冻得受不了了。没办法,我只好拿着手电壮着胆子进了小屋。小屋里充斥着浓浓的霉味,有几只老鼠纷纷的钻进墙角的柴草里,没有其它异样,我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。怕手电没电了,我只好把它关闭,霎时间一切都进入了黑暗之中。我蜷缩在摆放过骨灰盒的水泥板上,身上盖着一件父亲的破大衣,恐惧的睁着双眼注视着那黑黝黝的门口,听着屋外的树枝被风吹的哗啦啦响,墙角里的老鼠在瑟瑟骚动,脑海里想起了课文中的闰土:“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,下面是海边的沙地,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。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项带银圈,手捏一柄钢叉,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。那猹却将身一扭,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。” 是啊!十一二岁的闰土看护西瓜,连猹都不怕,我年龄比他大,还能怕鬼吗?我紧紧的抱着手电,心想,大人们都说鬼是见不得光的,如果真的有鬼我就马上开灯!自己给自己壮着胆子,在不知不觉中睡去。第二天醒来,父亲已经躺在身旁,什么时候来的,自己都不知道。

也是在这一年,我从淄博十二中学借阅了一些书籍,其中有一本书叫《少年时代的朋友》。书中有一篇鲁迅先生讲述他与闰土几十年后再次相见的文章,闰土的影子再次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:“来的便是闰土。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,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闰土了。他身材增加了一倍;先前的紫色的圆脸,已经变作灰黄,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;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,周围都肿得通红,这我知道,在海边种地的人,终日吹着海风,大抵是这样的。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,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,浑身瑟索着;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,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,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,像是松树皮了。 我这时很兴奋,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只是说: ‘啊!闰土哥,——你来了?……’······他站住了,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;动着嘴唇,却没有作声。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,分明的叫道: ‘老爷!……’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;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我也说不出话。 他回过头去说,‘水生,给老爷磕头。’便拖出躲在背后的孩子来,这正是一个廿年前的闰土,只是黄瘦些,颈子上没有银圈罢了。”我猜想,鲁迅先生当年写到这里,心情一定会是很悲伤,可能会不止一次地起身踱步,不止一次的抬头看着家乡的方向,为少年时候的朋友闰土凄惨的命运感到无助和悲伤。

初中毕业后,由于某种原因我没有能够上高中。为了解决家中的困境,只好学了点技术到集上摆摊挣钱。二十二岁我就结婚了,二十五岁有了儿子。一次,一个在外工作的同学来找我修表,谈起当年班级的同学,听说有些人在一些不错的单位工作,有些人还在读书学习,而我却早早的结婚生子一事无成,每日里忙于生计。突然间,又让我想起了闰土。我和闰土的命运怎么如此相似呢?我们都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,无论怎么与命运抗争也走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我们都是早早的成家,早早地有了孩子,脖子上套上了一条无形的枷锁。也许有一天,我再见到当年情同手足的同学们时,他们已经个个功成名就霸气外露了,而我却是一介农民,会不会像闰土一样无可奈何地叫他们一声 “老爷”······

几天后,我写了一封信,把心中的郁闷告诉了我读初一时的班主任袁秀兰老师。她收到信以后很快给了回复。她说:“你不是旧社会的闰土,而是新时期的实干家。”鼓励我好好做好本职工作,照顾好家庭,业余时间多看书多学习,循序渐进,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看了袁老师的信以后,减轻了我的思想压力,增强了与命运拼搏的信心。我开始偷偷地写些小故事,准备在文学的海洋里追逐着自己的梦。

2010年,儿子给我安装上了电脑,让我在上面写文章。问我网名用什么。我说:“我的网名就叫闰土吧!”儿子笑了:“哪有叫这个名字的。你看看网上,别人都起个好听大气的名字,您却叫闰土,还不如叫孔乙己呢!” 我说:“你不懂。几十年来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命运与闰土有相同之处,但是我要与命运相抗争,做个当代的闰土。”

2016年夏天,儿子把我的旧手机换成了智能手机,我的微信名字依旧是闰土。两年多来,我用闰土的名字在一些网络平台上发表了不少文章,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关注和帮助。很多熟悉我的朋友都不叫我的名字,叫我闰土。我听了感到很亲切。是的,我就是闰土。小时候曾在摆放骨灰的小屋里帮父亲看护白菜,现在仍然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。不过,在业余时间,还有个最大的爱好,那就是坐在电脑旁,双手不停地敲打着键盘,书写着自己梦中的故事。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
楼主热帖
最近访问 !imagelist! !namelist!

!ds_list!

!ds_null!
发表于 2018-10-27 16:1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坚强的生命,写悲悯的文章,含着向上的力量。学习。
发表于 2018-10-27 19:27:22 文学云(www.wenxueyun.com) | 显示全部楼层
坚强地活着,坚强地写着,为你点赞,向你致敬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27 19:44:26 文学云(www.wenxueyun.com)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两位老师对我的支持和关心。
发表于 2018-10-27 19:45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此闰土非彼闰土!
钢铁是这样练成的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